讀「中國神話」筆記──神話 仙話 迷信 傳說之區別 書名:中國神話作者:段芝出版:地球出版社 什麼是神話?一般人往往認為「神話」與現實生活無關,是由人憑空幻想出來的東西。實際上,神話是現實生活的反映。 神話───簡單地說,是「關於宇宙起源,神靈英雄的故事」,再詳細一點說,是「關於自然界的歷程,宇宙的由來,宗教風俗的史談」。世界上各民族不論他們是在文明的或是在原始的階段,都一定會有神話存在,而且內容極為浩繁複雜。 若把所有民族的神話加以比較,可以發現神話都有共同的性質: 表面的通性是傳承的:神話的事件是發生在很古的時代,即所謂的「神話時代」,其後在民眾中一代一代的傳下來。是敘述性的:神話像歷史或故事一樣在敘述一件事情的始末。是實在的:對於擁有此神話的民眾,神話是被深信為確實發生過的真實事情,不像寓言或小說,民眾心中明白是屬於假託。是零星片段的:神話雖然也有長篇的敘述,但是篇與篇之間經常是零星片段,不能像歷史一樣的在時間上或因果關係有互相連貫的現象,也就不能像史書一樣地連續讀下去。 內部的通性說明性:神話的發生是企圖說明或解釋宇宙間萬事萬物的起因與性質。人格化:神話中的主人翁不論是神靈、動植物或非生物,都是被看做有人性的,他們的心理和行為都像人一樣,這是由於泛靈的信仰,───相信萬物皆有靈,而擬想萬物的性格也如人類。原始的要素:神話是原始心理的產物,是由於人類的求知欲望,企圖探索宇宙萬物間的奧秘。這種種的解釋在現代人會覺買屋得荒誕不經,其實這些都是原始社會生活的反映。會隨時間與環境而改變:一則神話經過長久的傳誦,常常因時間的改變而添加不少情節,也常因為環境的不同而增減一些情節。因此也產生了很多不同的說法和版本。 現存我國神話的紀錄時間,是從春秋戰國才開始。唐宋時期受到佛教、道教、仙術影響,神話變形具有異味。(如雷神) 神話與迷信無論神話或迷信,本來都是反映古代人們對於世界的一種純真而樸質的認識,一種對於超自然力量的信仰。但是兩者的意義卻不同:神話往往對於世界採取積極的態度,往往富於人性;而迷信則總是消極的,往往是剝奪人性。這種區別最突出地表現在對待命運的態度上面───神話往往表現人們不肯屈服於命運,相反地,迷信則恰恰是宣傳宿命論,宣傳因果報應,讓人們相信一切都由命定,只好在命運面前低頭。 由於對命運的看法不同,因而對於作為命運主宰的神,也就會採取不同的態度。神話往往是敢於反抗神的權威的,如刑天的反抗天帝,后羿、嫦娥的偷靈藥;迷信則是宣傳人對神的無力,必須做神的信徒甚至於犧牲品。所以神話往往是鼓勵人擺脫自己所處的被動地位而追求一種真正的人的生活,迷信則是使人心甘情願地服從。 但當我們具體地把一些神話來做一番考察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在好些神話裡,都或多或少地夾著迷信的因素。成了神話組成的一部份,是無法將二者截然劃分的。例如在古代神話裡,就有不少的關於偉大人物降生的神異傳說,例如「天命玄鳥,降而生商」。雖然這類歌頌英雄的傳說中含有些迷信的成濾心分,我們還是把他當作神話,因為和後是有些專門宣傳帝王們的稟負不凡的「感生化」一類的「神話」究竟是有所不同的。 神話與傳說一般而言,並沒有把[神話與傳說加以嚴格的區別,傳說也還是被當作神話。如果要更清楚的區分,大略說來,神話漸漸演進,神話裡的主人翁漸漸接進於人性,敘述這件接近於人性的主要人物事跡,就是所謂的傳說。換言之,傳說與神話的不同,是傳說已隨著文明的進步,漸漸排除神話中過於樸野的成分,而代以較合理的人情味的構想與安排。 從神話演進為傳說,我們由此也可看到人類是怎樣把自己在政治上和生活上的願望摻入神話內,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人類是怎樣由文化的較原始階段進入得較文明的階段。 神話與仙話「神話」與「仙話」需要好好區別。我們以盤古的故事作為例子。 據說,宇宙本來是一團混沌,好像一個大雞蛋。我們的老祖宗盤古就孕育在其中。過了一萬八千年,突然有一天,盤古睜開了眼睛,周圍一片漆黑,潮濕的、渾濁的氣流令他憋悶,他掙扎著要把這個混沌世界撕開。在他一番拳打腳踢之下,這原始的氣團開始破裂,輕而清的氣流向上升,變成了天,重而濕的氣流往下沉,變成了地。天與地分開之後,盤古怕它們還會合攏,就用頭頂著天,腳踏著地,站在天與地之間。天每天升高一丈,地每天加厚一丈,盤古的身子也每天長高一丈。如此又過了一萬八千年,天升得很高了,地變得很厚了,盤古的身子也長得極長了。有多長呢?據說有九萬里那麼長。也就是說,天與地之間有九萬里的距離了。天地開闢完後,商務中心盤古也接著死去。但他死後,他的氣變成了風雲,聲音也化作雷鳴。他的左眼成為太陽,右眼成為月亮。鬚髮成為閃閃發亮的群星,頭臚和四肢變成山峰丘陵。他的血液凝聚成江河湖海,肌肉化成肥沃土地,筋脈形成人間道路。天空的雨水是他的汗水,世上的金石是他的牙和骨。他的皮毛,化作了大地的森林,花草。而盤古就成位神話中開天辟地的"創世者"。 可是一到道士的著作裡,卻完全變了樣。「元始上真象仙記」裡就這麼記載著:當天地為分的時候,就有一個自號為「元始天尊」的「盤古真人」遨遊其中,後來天地分開了,盤古真人便去住在玉京山的宮殿裡吸天露、飲地泉,若干年後,山下石澗的積雪裡,又生出一個「天姿絕妙」的女人來,叫做「太元玉女」。盤古真人下山遊玩看見她,就和她結婚,並且引她到上宮去同住。以後他們生了一個兒子,名叫「天皇」,又生了一個女兒,名叫「九天玄女」………等等。這實在是道士們的繪聲繪影,這一類方士、道士們的「胡言」,一般就稱之為「仙話」。 九天玄女 仙話的主要特色,是以個人享受,利己主義為前提,所以在仙話內,絕對產生不出像神話中女媧、鯀、禹一類犧牲奮鬥的英雄,我們可以很容易就分辨出來。 但是,局部摻入神話裡面的仙話,要分辨卻難了。例如淮南子裡的「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嫦娥竊以奔月」的記述,是雜有仙話的成分,而我們通常仍當它是神話。 最後,還要強調:神話傳說是一個民族精神文化的種要部分───神話傳說不僅如其他的文學作品,能表達一個民族的感情,同時小型辦公室更能深一層地蘊含著一個民族對於宇宙存在的看法,對人類生活的願望,以及對倫理、價值標準的判斷。 總之,由神話中我們可以看到我國古代人民的觀念思想是怎樣的──他們怎樣設想世界的構成,怎樣歌頌人民的英雄,怎樣想望生活過得更美好,怎樣不屈服於命運的搏鬥…… 由神話中可使我們對古代優美的文學藝術遺產有更深刻的認識,如我國商周時代的鼎彝,多用饕餮、夔龍、夔鳳、蛟、螭、麒麟……等奇禽異獸的鑄像做為裝飾,這些都是很富神話意味;大詩人屈原著的離騷、天問、九歌……等,也都是取材於神話。很多文學上的詩詞歌賦,甚至於通俗小說中所引用神話中的人物或故事,都是信手拈來毫不費力,我們若對神話不熟悉,常會如丈二金剛,不知所云。 再次,神話雖然不是歷史,卻可能是歷史的影子,是歷史凸出片段的紀錄,可以由神話的暗示中尋繹出歷史的真象。如「盤古」與「盤瓠」的故事,「儺公儺母」與「伏羲女媧」的故事,當暗示和民族與周圍的邊疆民族文化的交流。 此外,最重要的是由神話為民族性的反應這一點上,我們可發現在我國的神話中,反映出我中華民族特性之處,如由「夸父逐日」、「女媧補天」、「精衛填海」、「鯀禹治水」……等所記述的事跡來看,我們的民族,誠然是一個堅忍、自強不息、富於希望的民族。神話裡祖先們偉大的利人利己的精神,實在值得我們好好學習、發揚的。 我們瞭解自己的神話,主要就是要瞭解我們民族性的根源,揭去表面屬於幻想外衣的一層,去發現那深處含有濃厚的感情、願望與理想的部辦公室出租分。

jr36jrmv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